男足亚运队并非中国足球“救命稻草”

刚刚过去的救命稻草这个周末,欧洲足坛相当热闹:德甲联赛和英超联赛相继完成收官战落下大幕,男足法甲联赛、亚运意甲联赛和西甲联赛均还只剩本周末最后1轮赛事。队并等五大联赛全部结束,非中各路转会消息就将成为欧洲足坛最大热点——如果不出意外,国足现效力于西甲马略卡队(确定赛季排名第12名)的救命稻草22岁韩国球员李刚仁,依靠整个赛季的男足出色表现(6粒进球5次助攻,全队第二射手),亚运将在新赛季迈向一个更高台阶,队并这位韩国攻击型中场球员的非中偶像是前辈朴智星,所以目前韩国球迷希望他能“复刻”朴智星的国足成长历程,前往欧洲顶级俱乐部打拼。救命稻草  毫无疑问,男足李刚仁将成为今年夏天杭州亚运会韩国亚运足球队的亚运战术核心,韩国亚运足球队主教练是其国奥队主教练、前国脚黄善洪,球队的目标是实现亚运三连冠。由于杭州亚运会延期1年,足球运动员年龄限制顺延至24岁——24岁更是真正意义上的成年球员。因此本届亚运会足球项目的争夺,可以视为各国和地区代表队征战今后两届世界杯预选赛的“前哨战”。  中国足协上周确认,中国男足亚运队将于6月15日和6月19日在浙江金华(亚运会男足小组赛场地)与韩国亚运队进行两场热身赛。据记者了解,6月9日中超联赛第12轮结束后进入间歇期,各级国字号球队均将展开集训,男足亚运队主教练久尔杰维奇将于6月10日召集球员备战与韩国亚运队的热身赛。  值得中国球迷关注的是,与今年9月初在大连参加U23亚洲杯预选赛(2024巴黎奥运第一阶段选拔)的国奥队相比,以及与今年11月出征2026美加墨世界杯亚洲区第二阶段比赛的国足相比,今年9月底出战今年杭州亚运会的国足亚运队,反而是“取得好成绩”可能性最大的。  5月25日亚足联进行U23亚洲杯预选赛分组抽签,中国国奥队预赛与阿联酋队、印度队和马尔代夫队同组,本组比赛地点在大连梭鱼湾球场,比赛时间为9月4日至9月12日。按照赛制,国奥队小组出线即可参加明年4月在卡塔尔举行的决赛阶段比赛,届时16支参赛球队里的前3名将代表亚洲参加巴黎奥运会,第4名球队需与非洲区第4名进行洲际附加赛争夺奥运末班车门票。中国国奥队自从2008年北京奥运会以东道主身份免选入围,便再也未曾亮相奥运舞台,事实上亚洲男足3个奥运名额,中国国奥队确实难以企及。  国足的世界杯预选赛从36强赛开始,9个小组每组4支球队进行主客场循环赛,获得各小组前两名的18支球队进入决定出线资格的18强赛,同时获得2027年亚洲杯决赛圈资格。对于国足而言,顺利通过36强赛不难,过去两届赛事由此阶段晋级亦有惊无险,但18强赛分3组进行,想在6支球队当中取得前两名直接出线难度可想而知。  因此为数不少的球迷希望男足亚运队在亚运会上冲进4强,提振中国足球士气——男足亚运队主场作战占据天时地利人和,除以三连冠为目标的韩国亚运队及几支渴望亚运突破的东南亚球队,不少亚洲强队对于亚运会重视程度有限,目前不排除有球队以U22甚至U21阵容参赛以锻炼队伍,据此分析,中国男足亚运会确有机会在主场“赢回自信”。  中国男足亚运队组队不晚。2020年续约成功的扬科维奇便明确任务带领当时U21国足备战杭州亚运会,2022年“迪拜杯”锦标赛赢过泰国队但两负阿联酋队。到2023年2月,扬科维奇“升级”担任国足主教练,他推荐的塞尔维亚老乡久尔杰维奇接手亚运队。久尔杰维奇带队3月赴新西兰与东道主热身,尽管两场热身赛分别以1∶2和0∶2告负,但球队至少认清形势,开始搭建最适合这支球队的框架。  在3名超龄球员选择范围内,亚运队此前圈定的“中轴线”张玉宁、吴曦、张琳芃3人均因伤无法参加6月集训热身,而武磊、蒋光太等候选球员大概率被扬科维奇“截留”在国足集训名单当中,但等到8月赛前备战的冲刺阶段,国足对亚运队的支持不会再有所保留。  事实上无论男足亚运队最终交出什么样的答卷,非常规建制的男足亚运队亦与中国足球未来并无直接关联:中国足球发展道路上的切实进步,要靠U系列球队稳定在亚洲前列,要靠国奥队具备进入亚洲前三实力,要靠国足在世界杯预选赛上争得决赛圈门票——中国男足亚运会历史上长时间稳居前8,自2010年广州亚运会开始,中国男足亚运队连续3届无缘8强,今年亚运会主场作战,亚运队争取近年来最好成绩理所当然,但真正的考验,还在于“客观评判”。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郭剑

托尼·克罗斯